位置导航:首页 => 新闻 => 周芦屾专栏 => 忆表叔贺兴桐
忆表叔贺兴桐
2012/7/19 14:39:13 作者:周拥军 周芦屾 来源:www.zjjvip.com 浏览:

      听到表姐皮松英打来电话,哽咽着说,舅舅走了。我脑袋嗡地一响,怎么可能哩,前两天我在厦门时,贺兴桐表叔还给我通过话,我叮嘱他保重身体,他说我身体好的很,还给我唱起桑植民歌《马桑树儿搭灯台》……

 

      我的表叔贺兴桐,他在社会上的称谓很多,但让我认可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表叔。初次与他相识,是我在温州的族兄周晓明来北京参加世界汉诗协会工作年会后,说要拜访中华辞赋协会主席贺兴桐,并约请了时任江苏南通市副市长袁瑞良,袁曾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叶飞副委员长的秘书,好赋,曾写有《十赋黄山》《十问黄河》等大赋,名噪一声。袁虽贵为市长,却也喜与我们这些赋界诗友来往。他听说贺兴桐能来,也很兴奋。我们在北京安贞桥附近的一家咖啡馆等贺兴桐,许久,贺兴桐这才姗姗来迟。初次相见,贺兴桐一袭风衣,风度翩翩,神采奕奕,果然不同凡响。加之他谈吐生风,无限趣致。我一介书生,平时也有几分傲气,竟然为他的风采折服。最后,大家一起照合影,我也凑上去,并在贺兴桐的耳边轻言道,我也是桑植的。贺兴桐转过身来握住我的手,老乡呀,我们单独照。我竟然有些受宠若惊,一下子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  一回生,二回熟。第二次见面我们就开始攀亲了。2008年11月下旬,我在长沙毛泽东文学院举行第二届世界汉诗大会。大会邀请海内外诗人约120余人,湖南作协会主席唐浩明来了,湖南诗词协会会长赵焱森来了,台湾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会长陆炳文也来了,还有来自日本的大书法家高桥静豪先生,来自美国的著名诗人陈萱先生。国内的知名诗人也有不少,譬如文佩璋、晏西征、熊东遨、梁玉芳、王邦建、钱明锵、谭五昌、叶坪、邹联安、祁人、北塔、万龙生等。可谓名家荟萃。当然我也邀请了时任世界艺术家联合会主席贺兴桐,他正好在湖南办事,开会那一天,他如约前来,并在主席台发言,很有所气场,语惊四座。会后,他住在晓园宾馆,我前去拜访他,他开始盘问我的身世,当他得知我的姑公是谷知珍时,他眼前一亮,开朗地笑起来,他说,谷知珍是洪家关的笔杆子,书法了得,而且还与他父亲贺教之是亲老表。如此说来,我们还是表叔侄关系哩!我当然巴结不得,此后,我们便叔侄相称了。

      回京不久,贺兴桐表叔便来门头沟我的寄居看我,一进门便与我爷爷说到一处去,喊我爷爷为表叔。一位社会名流,日理万机,却对亲情如此依重,也让我十分敬重。当他知道我与爷爷相依为命,对我也是另眼相看,他说,我贺兴桐眼里没有几个人,你算一个,因为你有孝心,是一个孝顺的人。以后有什么事,尽管与我说,我来办。贺兴桐表叔并不明白我,我从小先父早逝,孤苦零丁,自尊心极强,从来是不会求人的。我情愿去帮助别人,也不愿在落魄的时候去求别人的。记得我们小时候,邻居家都买了电视,唯独我家没有钱买,但我和弟弟从来不去别人家看电视的。晚上,贺兴桐和同来的老莫把我爷爷接走了,玩了一个晚上,回来,我爷爷兴味盎然地说,这回见了大世面,说是去了一个大堂,装饰豪华,有各种各样好吃的,有好几百样,随便吃,还不用钱。最后还在一个大池子里洗澡,我心底好笑,你是没花钱,表叔定是没少花钱吧!见到爷爷如此高兴,我也不由地高兴。去年,我爷爷去世了,我打电话告诉躺在病床的表叔,表叔竟然失声痛哭,嘱咐我一定料理好后事。数月后,贺兴桐表叔病好后,又一次来到爷爷的房间,他坐在爷爷的床头,用手拍了拍被褥,又一次长叹起来,不由地垂泪。看到他老人家悲戚的样子,又把我的心刺痛了。——贺表叔如此重情重意,又如何不让我感动呢?

      贺兴桐表叔对我也是十分依重和推崇的,把我常常挂在嘴边,诗词歌赋无所不精。他有什么文章,都要让我先看,让我修改。因为我说他诗词不辨平仄,他竟然买回来一大堆诗词韵书,认真学将起来。——可他常年跑来跑去的,手中都是数十亿的大项目,又如何静下心来做学问哩。我见他如此辛苦,却往往徒劳无功,就劝他安心静养,不要理尘世的俗务,那些大事,应让年轻人去做,而他理直气壮地说,只因为年岁大了,所以多做几件大事,不然就没有时间做了。我不想与他争执,想想他老人家,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吧,高兴就好。贺兴桐表叔是好人,他年岁大了,喜欢一大群人围着他身边转。只是身边的人形形色色,各怀鬼胎,所以,江湖上也有不少对贺主席的非议,所以我也亲眼看到表叔指着鼻子骂那些所谓的企业家,为什么他可以骂他们,是因为他们手里有短。关于表叔身边的是非,大都是他身边的一些人闹的,结果都算到他的头上了。我是理解他的,不管他什么事都没有做成,但他一辈子却为贺龙元帅做了几件事,第一,策划拍摄了《元帅之死》,记录贺龙元帅最后的岁月。第二,为贺龙元帅塑了当时全国最大的铜像。贺龙铜像高6.5米,重9.3吨,是我国近百年来最大的铜像,现位于天子山景区的贺龙公园内。铜像形象逼真,肩以下塑成岩石状,如武陵奇峰,巍然屹立于石台之上,身姿刚毅,挺胸远视,手握烟斗,神情安详,正气凛然,一匹战马紧紧依偎主人右侧。铜像整体象征贺龙元帅光辉的戎马生涯。我曾写诗叹道:“天外犹闻凄雨风,青冥有恨泪蒙蒙。寒崖立马英雄笑,遥看群山又一峰。”记得表叔看到此诗,也是大加赞赏的。在贺龙身边工作的人很多,比贺兴桐位高权重的人也很多,却没有人为贺龙元帅做过如此多的事。就凭这一点,我便敬重表叔。有人说他性情暴虐,动辄便破口骂人。可表叔却从来没有骂过我,也许我从来没有向他所求吧,无欲则刚吧。

      贺兴桐表叔最后这两年,性情和思维都异于常人。有一次,他给我打电话,他让我去廊坊去,说要给我送一套房子,过去便可以拿钥匙。我一直忙自己的事情,有好几个月没见表叔,自从他病好出院后,就一直全国四处跑,我也难得见他一面,也挺想见他的。幸好有朋友开车送我去廊坊,便及时地赶将过去了。在饭桌上,贺兴桐表叔还斩钉截铁地表态,明天我们去看房,拿钥匙。我从来就不信的,我说,我过来可不是为了房子,好久没见表叔了,特来看看。表叔的干儿子在一旁附和着,房子的事情没问题,好像真的一样。我不好说什么,到想看看明天怎么收场?第二天,表叔找来两辆车,说要带我们去看房。我跟着去了,七拐八拐,到了乡郊,在一小区门口停了下来。表叔叫他的干儿子把房东喊来,说是要房子。房东来了,表叔把他叫到一旁,商量了许久。但房东就是不给房钥匙。房东说,一分钱不给,就想拿钥匙,你疯了吧!表叔火了,我银行都能给你搬来,还能少你的钱。我听不下去了,把表叔拉到一边,我安慰他,我们不要房子了,这房子也没有什么用,都乡郊野岭了。再说,我在乡下也有房子,我不稀罕这套房子。好不容易劝动了表叔,又找了一辆车把他接回了北京。他一路都为这件事懊恼,说没有兑现给我。我知道他为我好,他有这番心于我就足够了,我怎么又会去奢求其他呢?

      贺兴桐表叔名气很大,早年间与晏济元、文怀沙、黄永玉、吴冠中、潘鹤、韩美林、范曾、石齐之间有交往,在文化界、艺术界、商界、慈善界、佛界都享有较高的声望。但我的眼里,他就是一个慈祥的老人,一个倔强的老头,一个对我偏爱的亲人。他曾带我出入上流社会,拜访达官贵人,也曾带我参加高级宴会,接识商业巨子。我举办的任何文化活动,他都会赶过来。记得世界汉诗协会常德分会成立前夜,贺兴桐表叔给我打电话,说他要去上海处理一件重要的事情,不能来常德。我非常生气,觉得他说话不做数,我说,你若不来,我以后也不理你了。贺兴桐表叔没有办法,只好连夜从北京飞到长沙,又叫朋友开车把他送到常德,到常德时已经凌晨四点了,安排他睡了一会儿,八点又把他叫醒去开会,他十分疲劳,但精神却十分饱满,会上见到李康学、谷成栋几位家乡的作家,更是高兴,并在会上热情洋溢地介绍我们,并展示他的书法。贺兴桐表叔的书法识别度非常高,见其字便能知其人,能有此功力者,在书法界并不多见,所以他的书法价值不菲。结果他一口气写了好几幅,送给与会的不少诗友。会后,我给他买了一张机票,送他去了上海。这次让我非常感动,我为我说过的话后悔。我明白,是因为贺兴桐表叔非常看重我们之间的感情——从来都是他向别人发火的,但他却因为我一个晚辈的生气而特别在意,竟然放到手中的大事,来到我举办的诗会上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里不由地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  之后,我与贺兴桐表叔的感情日渐深厚,在他七十大寿的时候,我赠送他一首诗:“蓬身已上古稀年,轻抚琴心未变弦。横敢危时举红帜,闲看新日煮青天。曾经风月春山醉,几度鹏城国事煎。一笔烟云方落纸,犹闻石涧水涓涓。”在诗中,我赞扬了他对党的忠心,从无二心;也表达了他为国家呕心沥血,最后,我也写了他在书法方面的成就。贺兴桐表叔读了此诗,说道:“知我者,表侄拥军也。”

      如今,贺兴桐表叔突然走了。往事如一桢桢鲜活的画面浮现在我的面前,他的音容笑貌还是那么亲切,他仿佛还在我的身边高谈阔论,他似乎还在我爷爷的小屋里拉着家常……

      我不能自已,怀着悲痛的心情写下从内心流淌而出的挽联:

      弘业未成,无奈九泉有令,阎罗要事相商,以彰大德。

      桀雄殒落,不堪经世无为,笔墨闲情说道,可涤浮名。

      表叔,一路走好,贺兴桐千古。

 

最近新闻推荐

网友评论
加载中……
加载中……
 
 

新闻查询
新闻点击排行
最近更新新闻
推荐新闻
推荐酒店

  • 张家界鸽子花国际酒店
  • 高档酒店 520
  • 张家界祥龙国际酒店
  • 四星 420
  • 张家界通达国际酒店
  • 四星 420
  • 张家界莱顿大酒店
  • 高档酒店 280
  • 张家界晶悦大酒店
  • 高档酒店 260
  • 张家界闽南大酒店
  • 高档酒店 280
  • 张家界武龙大酒店
  • 高档酒店 240
  • 张家界天鸿大酒店
  • 三星 200
  • 张家界南航富利来酒店
  • 三星 220
  • 张家界维康酒店
  • 中档酒店 140

    独立成团旅游专线

    A: 张家界、天子山、宝峰湖/黄龙洞经典三日游
    B: 张家界、天子山、天门山、天门洞三日游
    C: 张家界、宝峰湖、天门山、天门洞三日游
    D: 张家界、天子山、猛洞河漂流、芙蓉镇四日游
    E: 张家界、凤凰古城、苗寨、沱江泛舟四日游
    F: 张家界、凤凰古城、猛洞河漂流、芙蓉镇五日
    G: 张家界、凤凰古城、沱江泛舟三日游
    H: 张家界一地四晚五日休闲度假全景游

    旅游疑问解答

    1、散客来张家界旅游怎样避免上当?
    2、散客有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张家界旅游?
    3、散客在景区用餐怎样解决?费用大概要多少?
    4、散客怎样选择放心的张家界旅行社安排旅行?
    5、通过旅行社安排旅游行程有哪些好处?
    6、张家界的常规精华景区有哪些?
    7、张家界的周边有哪些经典景点?
    8、张家界旅游时有哪些娱乐活动?

    关于我们 | 发展历程 | 联系我们 | 团队建设 | 免责声明 | 商务合作 | 支付方式
    张家界中国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(国旅集团) 经营许可证:L-HUN-08011 办公地点:张家界市紫舞路631号国旅大厦四楼办公区
    全国免费电话:400-8830-111  业务直线:0744—8281010  商务合作:0744-2200001  传真:0744-8287233  Email:zjjvip2002@163.com
    张家界VIP旅游网(ZJJVIP.COM) 张家界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官网 制作维护 © 版权所有
    Copyright © 2004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zjjvip.com
    湘ICP备05003189号 张家界中国国际旅行社